通行证: 密码: 立即注册
更多

初探西藏

2019-09-16 11:20:53 作者:周古凯 浏览次数:0
网友评论 0
下一张
点击浏览下一张
点击浏览大图
点击浏览大图
点击浏览大图
点击浏览大图
点击浏览大图
点击浏览大图
点击浏览大图
点击浏览大图
下一组
2019年3月9日凌晨,高原专用绿皮列车在我睡梦中穿越青海格尔木,天亮时进入冻土地带。许多旅客醒来,嘈杂声将我惊醒:赶忙起身,猫着腰穿衣服——因为我睡在上铺,身体无法正常直立;然后就将相机从铺上顺带下来——让你见笑,这也是我的职业习惯。况且,这次陪夫人遊西藏的主要目的就是拍摄西藏的风土人情,也作为一次摄影创作之旅。
  车厢外是丘陵与平原交汇地带,地面上的白雪开始融化,筑路时排放的有规则的石头清晰可见。看来,去冬今春的雪量有限,与我的想像相距甚远。过一会儿,太阳从火车走廊另一侧的雪地上出来,光芒万丈,耀眼夺目,天空没有云彩,它是此刻最美的景色。
  前天晚上从南京火车站上车,昨天晚上到西宁车站,便换乘高原列车:密封好,可以增氧,让旅客逐渐适应高原少氧的地理环境。现在,我感觉头有点痛。高原反应大概就是这样的症状。夫人在下铺,起来时精神很好,还对我不放心,叮嘱我注意这样和那样。可是,经过两三个小时的穿行,列车爬过唐古拉山口之后,这个老病号就病倒了,高原反应加重,再也凶不起来了。许多人为她着急,不能吃,不能动,几个好友轮流服侍她。我只能安慰夫人,说一些宽心话,也无能为力。
  这回到西藏旅游,我带了两台相机,还借了一个100-400毫米的长镜头,确保拍摄有用。我双眼盯视窗外,虽然有双层玻璃,透明度不够好,影响成像质量,但还必须多拍,才不虚此行呵!
  列车一会儿穿越雪地和许多裸露的灰黄色、灰青色的山包和群山,一会儿又飞过沱沱河。这是中国长江的源头,现在处于冰冻状态,我和影友王龙璋赶紧抓拍了几张,但并不震撼。
  穿过唐古拉山口,进入西藏。雪地慢慢减少,成片的牧场就在雪山脚下,黑色的牦牛在雪地枯草中觅食,星星点点,少数牦牛黑色毛中夹杂灰白色毛,有点还系着红布——那是主人区分的标志。一路上,我们还拍到了几群野驴、牦牛和多个铁路驿站,旁边有的停着汽车,还有的是摩托车。每到一点,守路员都向列车敬长礼,直至呼啸而过——既表达了对经过的列车上员工和乘客的尊重,也表明了这段铁路的安全,更表示了他们守护铁路的价值。
  列车经过措那湖,可以看见湖中冰面的裂缝,说明冻冰开始融化。湖离火车很近,湖边牧牛人距我们10多米。它位于念青唐古拉山和昆仑山山脉之间,海拔高度4650米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。
  列车在那曲火车站停靠几分钟,没有看到旅客在这儿上下。我们抓紧下车拍照留念。这里紧临青藏公路,二等站,是青藏铁路的中转站和补给站,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客运火车站。其实,青藏铁路和青藏公路不时地交汇分手,循环往复,相伴同行。
  列车离拉萨越来越近,气温越来越高,地面的雪越来越少。临近拉萨,窗外多处地方正在修建高速公路。西藏要发展,交通须先行。
  傍晚时分,华灯初上,我们走出拉萨火车站,登上旅行社派出两辆30客的大巴。我们大丰华夏旅行社组织的50人西藏旅行团,分两个25人的团,赶往10公里外下榻的酒店。途经布达拉宫,灯火辉煌,卧立在半山腰上,并没有影像中那样宏伟与神圣。这里没有积雪,也不太寒冷。后来听导游讲,拉萨今年几乎没有下雪,到处土灰色,尤其山上没有什么植被,缺少生机与活力。
  我们到拉萨郊外的宾馆住下,条件不能和江苏相比。名曰四星级,甚至不如我们大丰街上的旅馆。夫人身体欠佳,先安排好休息,我再打开电脑下载图片。选择几张图片处理后,准备发稿,上了网,却发不了稿。这就是西藏的现有条件,没有办法,只有接受。
  这时已经凌晨两点,头仍然有点疼,没有洗澡,也不能洗澡,便上床休息。不到6小时,起身上车开启西藏的行程。
  第一站便是林芝,一般旅行社安排西藏游览,都是这样。林芝是藏文尼池( nying khri )或‘娘池’(nyang khri)一词音译而来的。解放后,测绘队的同志根据当地的物产特点,把“尼池”写作“林芝”并运用至今。林芝大部地区气候湿润,景色宜人,对于初到拉萨有高原反应的朋友来说,先去海拔最低的林芝地区,对缓解高原反应很有帮助。优美的田园风光,恍惚中让你有置身江南之感。这里,雪山上的雪花在风的作用下飘动,神山边泥洋河湿地旁边的成片柳树开始发芽,一片嫩绿;桃花沟的天然野生桃林开始绽放美丽的花朵,游人流连忘返;卡定沟原始森林郁郁葱葱,山上花岗岩神态阿娜多姿,令人神往;“巴松措”如镶嵌在高峡深谷中的一轮新月,四周雪山倒映其中,如诗如画……这里不是江南,胜似江南!
  大巴车在拉林高速公路上行驶。409.2公里长总投资380亿元,全线采用四车道一级公路标准建设,设计速度80公里/小时,却是中国唯一一条不收费的“高速公路”!高速公路通车之后,原来的318国道并没有报废,仍然在山谷的坡地旁边蜿蜒向前。高速公路则修筑在两个山脉之间,逢山开洞,遇水架桥。两旁山脉相连,绵延不绝。山顶上是雪,山腰上是森林,山脚下是潺潺流水和援藏新建的藏民农居……风景优美,目不暇接!而西藏农村院落和路上,散养着许多牦牛,三五成群,触目皆是。
     一路上,导游讲了西藏的历史、文化、宗教信仰、灵童转世、生老病死、风俗习惯……尤其是天葬,他讲得很细、很生动。
  他的汉文姓名叫陈春,30多岁,是汉藏混血的后代。他的藏族姓名叫白玛·多吉,外表非常精干,帅哥,一点儿没有藏人的影子。他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是西南民族大学的计算机毕业生。他爷爷奶奶是军人,也是西藏早期医务工作者。他父亲因视力问题,不能从事社会工作,便和一个藏族姑娘结婚成家,繁衍后代。
  他兄妹3人,排行老小,生活在藏语交流为绝对主体的环境中,父亲在家惟一坚持对他的教育方式——用汉语交流——对他的成长与人生道路产生重大的影响。上小学时,双语教学,他先天优势就比同龄人很快显露出来,各项考试都很优秀。直到初中毕业,他以学校第一名的成绩被选送到内地读高中。
  在他的记忆中,母亲是家里顶梁柱。听到儿子被选送到成都上学的喜讯后,一把将他搂抱在怀里,久久没有讲话,双眼流着泪水,心里盘算怎么办?母亲那段时间帮人家打工放羊,拼命地挣钱……临行那天,母亲为他准备了满满的两个大行囊,以及必要的钱财,送他到车站,望着他消失在视野之外……而他,还是乳臭未干的少年,发现妈妈明显地瘦了,也苍老了许多,泪水也止不住从脸颊旁掉下来……
  到成都去读高中,满身还沾染着藏人气味的陈春,明显地被当地的同学远离;而学习上也很费劲,怎么用功也跟不上一般同学!苦恼、孤独、冷漠伴随他的生活。他想家了,一度曾有放弃读书的念头。他的老师——后来成为他丈母娘——发现他的情况后,就和他交流,劝解他、安慰他、帮助他,有时还带他回家改善伙食,使他不安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。经过半年的努力,学习上他慢慢追赶上了同学,生活上也慢慢适应了内地城市的节奏。
  上大学之后,他的勤奋和为人,得到老师的赞赏。老师的千金是独生女,容貌动人,谈吐大方,两个人经过几年的相处,慢慢产生感情。从恋爱到结婚,一切都在成都,由岳父岳母为他操办,仿佛家里多了一个儿子。现在,他自己在成都买了新房,老婆孩子在那里生活,他宁愿自己一个人在西藏打拼,也不希望他们来吃苦……
  陈春说,回到西藏工作,自己是藏人孩子的榜样。家乡的山、家乡的水养育了我,应该回来,用自己的绵薄之力孝敬父老乡亲。然而,西藏的现状是人多岗位少,一般工作15年就可以退休……这里生态脆弱,矿产资源又不能盲目开发,仅仅靠旅游消费解决不了西藏的根本问题。他希望江苏的朋友在西藏多消费,不管购买什么物品,他都欢迎,因为行动本身就是对西藏的支持。我心里赞同这个理念。当然,那天去购买西藏的藏教物品时,大家迟迟没有下单,他心里挺着急的——因为那是企业对他的业绩与旅行社考核直接挂钩!从他言谈中,我初步晓得他有两套住房,又准备购买新房……象他这样的年龄,收入还是颇丰的呀!
  不过,西藏是一个由奴隶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特殊地域,宗教意识强,文化水平低,民族的整体素质不能和内地比较,劳动生产效率不高,加上气候条件恶劣,生态环境的修复与维持,等等,都是一道又一道难以逾越的坎!陈导奉行藏传佛教。他说,西藏人接受内地人的思想相对比较容易,而内地人去接受西藏人的思想比较难。这一点我也认同。西藏的繁荣,多数是内地对口支援发展起来的。许多山寨,将房屋造好,装潢和生活用具配备齐全,藏民人进屋就能生活。我们去一个江苏援建的村落参观,女主人的妈妈嫁给了父辈兄弟俩,她也不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。当然,用现代医学可以鉴别的,他们不愿意,有时知道了真相不一定是件好事。她说,一个男人娶姐妹俩组成的家庭,多数没有她父辈这样好。我到门外见到她母亲,约60多岁,正在看手机呢。显然,她是经过培训的村导,向我们讲述西藏的文化与传承,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,约1多小时。她介绍藏人会把多余的物品送到寺庙,再去救济穷人;许多信众为了到寺院拜谒,用身体俯磕长拜,有的人为了那个信仰目标,把生命奉献在途中,将牙齿带到目的地;她说,天葬是她人生归宿的最高境界。
  我们在神山的路上,在大昭寺,用身体量拜的现象屡见不鲜。
  对她和导游的演讲,不能不信,也不可全信。女主人不让游客在家里拍照,其实没有什么的地方令人敬畏:大堂里挂着一张有几代领导人合成的画像,屋内尽是长柜和坐凳。仅此而已。她向人们介绍藏银和藏医,我们同去一位小老板刮痧受凉,提前一天乘飞机回江苏……经过女主人的洗脑,最终的目的引导我们去藏银专卖店购买藏银器……我发现许多器件非手工打造,和我们去年去苗寨购买的银器差不多。
  这些现象,是我们参加团体旅游必经的过程。仔细品位,文化差异和内涵,可见一斑。西藏人的宗教、天葬、轮回……特别那种无私和奉献精神,是在物质条件相对贫乏、教育条件相对滞后、民族文化相对单纯的基础上形成的文化。在内地,肯定做不到。
  第四天,从林芝回拉萨途中,去工布江达县巴河镇秀巴村参观“戎堡”。格萨古堡距318国道1公里,也叫秀巴千年古堡,是用石块、木材磊起来的城堡,方柱形,原有7座古堡,据说是按照北斗七星阵排列的,两座因长期受风雨侵蚀而倒塌,现存高低不同的5个堡垒,有3座已非常危险,急待整修。据说里边互相贯通,有1600多年历史,比布达拉宫早300年。现在,这里被彩色钢板围着,准备修缮。这里没有人施工,也没有门卫,只有一个八九十岁藏族老太在守卫着……不能不说也是西藏文物保护的一大悲哀!
     初游西藏,我们去的景区不少,除了在火车上观光,其实就是林芝、拉萨和山南三个地域。山南市离拉萨市很近,半天的车程。我们去观看羊卓雍措,必须沿着雅鲁藏布向西行走,翻越5030米的岗巴拉山口,才能看见湖面海拔4,441米675平方千米羊卓雍措真面目。羊卓雍湖藏语意为“碧玉湖”、“天鹅池”,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。湖水均深20-40米,最深处有60米,是喜玛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。羊湖汊口较多,像珊瑚枝一般,因此它在藏语中又被称为“上面的珊瑚湖”。
  盘山公路很长,九曲十八弯,肯定不止这个数。现在山坡上植被枯黄,许多牦牛在啃草。在汽车急转弯处,我用长焦将预估的蓝天、白云、积雪、牦牛的几个元素融为一体……登上山坡,俯瞰羊卓雍湖,就像一根篮色橡胶,许多人面对蓝天、白云和冰盖蓝色的湖,在摆弄各种美姿,照相机、手机的快门声和人们的欢笑声交织在一起。而我更看中的是半山腰上许多藏民在山坡上搭架,盘着各种肥胖的藏獒,还有一个藏民牵着小白马,让游客与其合影赚钱。
  陈导说,我们小学课本讲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是不准确的,“布”藏语就是江的意思。山南是它的上游,这里像黄河的春季,江中冰雪消融,岸边杨柳没有吐青,它的枝条很多,绝对是固沙的好手。我们现在来不是它最美丽的季节。风沙飞舞,有时裹挟着向前奔驰,倒有一股小龙卷的色彩。在林芝下游,也会看到风沙弥漫的场景,甚至在一拐弯处,由于山谷地形的作用,白色的沙子在江边堆积成山。就像甘肃省敦煌市的月牙泉,沙漠之中永不干涸。其实,雅鲁藏布的风沙生态提醒人们:保护!保护!再保护!
  我们前往雅鲁藏布下游南迦巴瓦峰,除了由远向近、由高向低观察它的容颜外,没有体验到世界上最为奇特的马蹄形大拐弯,也许从飞机上可以领略它的风采。这里道路狭窄而陡峭,游览车一会儿将带上云端,一会儿开进峡谷,走过沙滩,可以仔细观察它的水中倒影。这里水势平缓,蓝天白云,积云飞渡,将南迦巴瓦峰白衣少女掩映其中……四周山峰的白雪和白云交相辉映,相当于我们家乡的秋光!这里成为世界上具有独特水汽通道作用的大峡谷,并造就了青藏高原东南部奇特的森林生态景观。它抱拥的山岭最高达海拔7782米,而最深处的谷地深达6009米,从高山冰雪带到热带雨林共有九个垂直自然带在这里分布,是世界山地垂直自然带最齐全完备的地方。
  西藏的自然风光,独特的高原气候,不同地域,各领风韵。而拉萨的大昭寺和布达拉宫,以独特的建筑风格和历史人文内涵而闻名遐迩。大昭寺,又名“祖拉康”、“觉康”(藏语意为佛殿),位于拉萨老城区中心,是一座藏传佛教寺院,是藏王松赞干布建造。环大昭寺内中心的释迦牟尼佛殿一圈称为“囊廓”,环大昭寺外墙一圈称为“八廓”,大昭寺外辐射出的街道叫“八廓街”即八角街。以大昭寺为中心,将布达拉宫、药王山、小昭寺包括进来的一大圈称为“林廓”。这从内到外的三个环型,便是藏民们行转经仪式的路线。
陈春回西藏工作,第一站就在大昭寺,因此他讲得很生动,也很具体。对一些佛教历史故事,他演绎得更为得体。特别是班禅额尔德尼·确吉坚赞的身世和金身长头发和指甲的故事,使人们对这位为了西藏民族解放而献身的大师肃然起敬。大昭寺外面小广场上,许多人就地拜长头,非常虔诚。寺前香火缭绕,我们从外侧右边进入参观,而信徒们从左边靠墙朝拜,一切按顺序运转。各个旅行团拿号依次进入。寺内金碧辉煌,各种物品精美绝伦。我偷偷拍了一张照片,回来看并不清晰。
从大昭寺出来,沿八角街转经的藏人,强烈而碧透的阳光,将他们轮廓照亮,逆光下的脸庞和经轮更显得神圣而夺目。这里是拍藏人最佳公共场所。我用长焦拍了许多人像特写。
  我光顾拍片,与夫人他们走散了。打电话告诉我说原路返回。在广场上,西藏军区总院的医护人员正在开展义诊活动,我又拍了现场新闻照片。抬头观察,大昭寺的四周建筑平台上军人荷枪实弹,坚守着自己的岗位,不远处街道上,停了一排装甲车和消防车……
  我急匆匆地赶回下车的地方,也没有找到团队。打电话再联系夫人,她也说不清什么地方了。不好,一定是八角街。我又跑回大昭寺门口,掏出身份证再进去,才发现他们刚出来——一肚子火不知怎么发——耽误了我1个小时的拍片。她近两天精神好多了,来西藏如果见不到庐山真面目,那就亏了一辈子!
  中午赶到布达拉宫,陈导领我们进去,他却被挡在门外,原因是旅行社签的单子是昨天,他无法改动,只好花400元叫临时导游代他讲解。他带团前,也当过这个角色,一趟跑下来,腿都硬了。
  我们在临时导游的带领下,向布达拉宫攀登。天气有的闷热,大家三三两两,一层又一层向宫殿上层攀登。我也很吃力,高原反应这时最考验人。宫殿许多内墙用土夯实而成,一米多厚。宫内供奉着如释迦牟尼的舍利子和许多经书、奇异珍宝,以及明、清以来中央政府关于西藏的各种封敕达赖喇嘛的金册、玉册、金印和乾隆皇帝御赐为挑选达赖转世灵童而设的金本巴瓶。殿堂古代办公场所很小,现在僧人打坐的地方也非常小,但相当精致。距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的布达拉宫,海拔3700米,占地总面积36万平方米,建筑总面积13万平方米,主楼高117米,共13层,其中宫殿、灵塔殿、佛殿、经堂、僧舍、庭院等一应俱全。布达拉宫前辟有布达拉宫广场,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广场。
这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圣地。每天,世界各地都有人冒险到西藏探访,到布达拉宫广场拍照留影。我也如此。最后两天旅游回到拉萨,我请陈导提前在布达拉宫附近让我下车,去拍摄影这座令世界惊叹的古代建筑群的夜景。我这次临行前,还请影友王龙璋带来的一个三角架,也派上了用场。
验证码:
返回摄影频道首页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主编信箱 给大丰之声提意见
关于大丰之声 - 联系方法 - 招聘信息 - 法律申明 - 网络营销 - 网站地图
江苏众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37843号
©2010-2020